哪里有排球比分

家国情怀詹御史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专题专栏       2018-08-21 11:41    来源:闽南日报    编辑:郑艳梅    
字体:【

漳浦县绥安镇将军公园的詹惠石雕像 

  詹惠(1479-1560),号漳溪,出生于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城绥南詹厝潭社。明弘治十四年(公历1501年)考中举人,正德三年(公历1508年)戊辰榜考中进士。历任大理寺观政进士、河南许州通判、广东顺德知县、南京云南道监察御史,于嘉靖三十九年(公历1560年)辞世。其一生为官清廉、爱国爱民、为民兴利、敦睦乡邻,德政良多,被正德皇帝敕封为文林郎。

  代祭南郊,惩腐安邦

  明朝中叶以后,皇室及官僚贵族日益腐败,国库日空,国力衰微,积贫积弱。而东北面的倭寇,虎视眈眈,屡屡侵犯海疆;北面的满族,借助其马背上的剽悍,使明朝北疆狼烟四起;南面的大理、交趾等国家和边境部落势力又日渐强盛,常在边境肆意挑衅,制造事端。

  当时,有一个云南地方少数民族首领,用武力吞并和胁迫其周边多个少数民族部落,形成一股藐视朝廷、祸害南疆的反朝廷势力。为达到割据一方,大权独揽的目的,此首领公然提出要皇帝亲自到云南边境惩办腐败的地方官员,并举行祭天大典,宣示安民的法规政策,才能安抚部落民众。

  皇帝与大臣廷议对策,大家担心是场“鸿门宴?#20445;?#20294;为了不显得朝廷软弱可欺,便决定钦命南京云南道监察御史詹惠“代祭南郊”。詹惠忠公,体恤国之危难,机智勇敢,再加上他又熟悉云南、广西及其?#24809;?#23569;数民族情况,对云南贪腐官员情况较为了解,?#20146;?#21512;适的人选,便毅然应?#30465;?#35449;惠叩恩:“蒙皇上信任和重托,臣愿为安定南疆鞠躬尽瘁。”第三天早朝,詹惠呈上行动方略,对南疆动乱的性?#30465;?#21407;因进行了详细?#27835;觶?#24182;对前往云南一行的人力、财力、物力都做了详尽而周全的安排。

  随后,詹惠调动三省精兵进驻云南,并运用攻心战术,策反分化部分重要部落首领,使其纷纷倒戈,效忠朝廷,并反过来揭发反朝廷头领的?#24576;?#34892;径;云南甚嚣尘上制造动乱的态势,大受挫折,并得以逆转。祭天仪式宴会当天,意图反叛的头领,以喝酒、吃生肉、舞剑的方式,试图刺杀詹惠,但均未成功,最后被御林军攻破,反动头领悉数被擒,押解上京。动乱?#36739;?#21518;,詹惠又深入调查地方腐败官员,对罪证确凿、民愤极大的地方官员依法严惩,使得民心大悦,南疆得以安定。

  解怨结亲,胸襟如海

  詹惠任南京云南道监察御史期间,因?#24515;?#26063;人之恩,便在老家深土锦江村附近买20多亩地,赠予其堂侄詹?#29087;瘢?#20316;为生产生活之用。但在詹惠之后不久,与之相邻的浯江一乡绅林廷果,也新购置与之毗邻的一片山地。

  由于卖方虚报山地面积,林廷果购买之处,部?#26234;?#22909;与詹家所购之地重叠,林家遂误把詹家部分林木砍伐。詹?#29087;?#23478;人上山劝阻,反被林家殴打致伤,双方告上县堂。经审判,在查明事实真相之后,知县当庭判处林廷果,拘押三个月并罚款白银若干两。

  当庭判决的火签一下来,林廷果的三个儿子,自知父亲过错,理应认罪受罚,但毕竟为父如?#21073;?#31455;然当庭纷纷先后下跪,争着要替父亲坐牢。长子林?#24576;?#34920;示“事父?#38468;?#20854;力,愿替父亲坐牢房受戒”。

  詹惠见状,深感其子的孝心和品行,请求县令免除其?#24863;?#32602;,并愿割让与林家毗邻的土地15亩相赠。此种当庭和解,并割地相赠的宽广胸襟,令县令以及在场的民众极为感?#23613;?#22823;家都不约而同地报以赞许的眼光,称赞詹惠御史“胸襟似海”。

  事了之后,林家感怀至深,两家经常往来,亲如挚友;詹惠更是将千金许配与林家大儿子林?#24576;酢?#22025;靖十九年(1540年),林?#24576;?#20013;举人,在乡里办村学、育后辈、做学问,著?#23567;?#24459;吕新书》一书。此后,漳浦民间广泛传颂这一“冤家变亲家”的故事,成为化解乡邻纠纷,促进睦邻?#25276;?#30340;典型。

  詹惠这一和睦邻里的优良家风故事,被当地乡镇的纪委挖掘出来,作为传统文化,加以弘扬。

  治旱有功,石碑留名

  詹惠告老还乡后,虽在县城居住,但时刻关心祖居地父老乡亲的?#37096;唷?#24403;他了解到当地农民因经常?#36286;?#28798;“十冬三收”而生活贫困,不顾自己年事已高,不但到处查?#30566;?#23478;的相关水文资料,还翻山越岭,深入调查研究,多方寻找家乡?#36141;当?#25910;的良策。

  他查明当地易?#36286;?#28798;的原因,是山陡海近,山上植被稀少、岩石裸露、田地水土冲刷、土?#37070;持使?#22810;、晴天水?#24544;?#28183;透挥发。因而导致“山无涵养水源之植被,坑无集雨蓄水之湖泊”。就如当地一句民谚:“?#24576;?#20013;雨?#36286;樵郑?#20960;天无雨火烧眉”。

  针对如此恶劣的自然条件,有些父老乡亲建议在田底用三合灰土?#30343;担源?#38450;漏节水的目的。但詹惠认为“为子孙谋幸福,人品重于财富;为农田谋水利,开源重于节流”。于是,他决定用筑陂积水的办法防备旱?#37073;?#32463;与老农一同考察灶山周围地势,最后确定在灶山东面坑谷出口处,筑一大蓄水坝,截坑谷之水(当时?#20852;?#38466;,现在叫山塘或水库),并在坝下开十几里长的引水渠,工?#20808;?#37096;由詹惠负责。建成后,雨天雨水及山泉积聚陂中,晴天即可引水灌田。

  此外,为涵养泉源,詹惠又邀请灶山周围数十村的士绅、族长公议灶山封?#25509;?#26519;的公约,?#21046;?#21253;干养护。几年后,灶山植被茂密,郁郁葱葱,涵蓄泉源的能力大大提高,达?#37066;?#22521;源又节流之根本;晴天旱天?#36141;的?#21147;不断提升,受益遍及附近示埔、上蔡、浯江、锦江等十几个村庄,使五百亩以上的易旱田,变为?#36947;员?#25910;田。他这一善举,被各姓父老乡亲称颂,示埔村、西庵村的詹氏族人与许、蔡、林、陈姓等众乡邻均建立世代相承的睦邻?#25276;?#20851;?#25285;?#24182;把此陂称为“御史陂?#34987;頡?#35449;厝陂?#20445;?#38466;名石牌刻?#20004;袢员?#30041;在深土镇示埔村老人协会中。

  1965年漳浦县政府决定依据现在的水利工程建设技术和建材条件,在詹厝陂扩建一个中型水库,经工程技术人员反复勘察研究,认为原?#21448;?#26159;投?#39318;?#30465;、蓄水最多的地点,即就地清基筑成数十米高的花岗岩石砌水库大坝,可蓄水二百三十多万立方米,更名为“东平水库”。为?#24515;?#20808;贤修陂之功和维护“詹厝陂”原受益户的权益,深土乡政府还对示埔村使用“东平水库”的水?#36139;?#20102;优惠的“保?#20303;?#21327;议,即大旱天,水库底二十万立方米以下的蓄水要留给示埔村使用。
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
哪里有排球比分